静心

当前位置:首页 > 静心 >

静心

与高利贷共舞,还是西方“有办法”
2017-03-30 11:57

与高利贷共舞,还是西方“有办法”

作者 马平

山东高利贷杀人案的各种细节逐渐浮出水面,比如杀人方集资赖账的记录,比如山东地下集资的疯狂等等。但就目前看到的事实来说,我几乎可以断言:在那些相对“纯正”的资本主义国家,如日本,这种事情就比较少。因为……日本欠债者的命是值钱的,是可以卖钱的!有什么矛盾不能用交易来解决呢?

回顾一条已经逐渐淡化的老新闻:日本3・11地震海啸和核事故三重灾难一周年

2011年3月12日,福岛核电站出现核泄漏,一支50人的抢险救援队始终坚守在核反应堆附近工作,被媒体褒扬为“福岛50勇士”。然而,日本卧底记者、《黑帮爱好者》杂志前主编铃木智彦经过长达几个月的调查后表示,“黑社会是日本核电业的核心,‘福岛50勇士’中有不少是因欠巨额高利贷而被黑帮派来的欠债者”。

 

当年被媒体吹捧过的“福岛50勇士”

铃木智彦称,日本地震与福岛核危机的救援及善后工作都需要黑社会(铃木也将其称“核黑手党”)出手才能完成。

“福岛50勇士”不少被黑帮胁迫

一名前黑帮老大告诉铃木,他的帮派一直参与为核工业招募员工。“这是肮脏、危险的工作。”他说,“只有无家可归者、黑帮成员和债台高筑的人才会做。”

这样的说法在铃木的卧底过程中得到了证实。由于招工过程简单草率,铃木轻易就戴着一只藏有摄像头的手表进入了核电站。工作几个月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同事们是名副其实的“杂牌军”,有无家可归者、长期失业人员、前黑帮成员、拖欠黑帮货款的债务人,甚至还有智障人士。

日本的高利贷利息……看起来只是比较高而已:

日本“利息限制法”中明确规定,借款在10万日元以下者其年利息不得超过20%,10万至100万日元之间的不得超过18%,100万以上的上限为15%。但是几乎所有大型借贷公司的年利息都超过29%,其原因是在利息限制法之外还有一条“出资法”。“出资法”规定,只要借贷人同意,年利息不超出29.2%者均为合法。此外,还有一些如当天借款的短期借贷行为,其年利息更高得惊人,达100%以上。

但是,日本现在正处于负利率时代啊!何况有那么多人“自愿”去核电站赚卖命钱,你应该能猜到实际的利率是多少。

 

东京街头随处可见贷款公司的广告

从日本的案例回到普遍规律,所谓资本,就是用来生钱的钱,就是要赚利润,赚利息的钱。高利贷既然是回报率极高的贷款,当然是资本主义最典型,最“理想”的表现形式。只要能放得出去、收得回来,没有哪个国家的资本会不吃这块肥肉。

当然,高利贷之所以“高”,无非就是因为借者要应急,贷者冒风险,而资本天生是厌恶风险的。怎么办呢?资本家发明了两套方案。第一套就是日本这种,没抵押也可以贷,少数人用命来偿还违约责任。暂时没有核电站,还可以上远洋渔船么,如果远洋渔船也错过了班期,器官你总有吧,卖也行,“租”也行……

不还高利贷 逼人卖器官: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该国臭名昭著的高利贷公司---日荣住宅资财公司的一位雇员,星期一否认曾要求客户出 售自己身体的器官来还债。

45岁的前日荣公司雇员和田行广在东京法院的首次聆讯中对法官说:“这不是事实,我没有进行威胁。”和田去年11月26日被捕,受控企图要求一对欠日荣公司720万日元(7万美元)的夫妇出卖肾脏来还债。

200台湾女子在日被逼卖淫 1受辱跳楼:

李女说,她20多年前到日本开酒店当妈妈桑,后来嫁给日本人生下一女,因日语不流利,时常在台湾人开的赌场打牌消遣。4年前同为台湾人的游姓妈妈桑向地下钱庄借钱,用她做保证人,结果原本150万日元的借款,其中50万日元月息高达25万日元,一年内利滚利竟暴涨到1600万日元。

 

被害的李姓女子曾因延迟还款遭谢姓嫌犯恫吓,将押她女儿卖淫还债

李女说,她心软当了几次保证人,几个地下钱庄竟全找她要钱,每周得还150万日元,几年来已付上亿日元;她花尽积蓄,忙调头寸,不敢让家人知道,但谢姓嫌犯趁她在赌场诉苦,竟假意借700万日元帮她暂度难关,未料却是更残暴的高利贷,她因未接要债电话,谢姓嫌犯就放话:“再找不到人,要绑你女儿!”更被当街强拉上车,幸好她趁机报警获释,“不然就被送到乡下卖淫了!”

李女更说,去年6月,花名KIKI(30岁)的台湾酒店小姐遭逼债,从新宿区役所(即区公所)对面大楼六楼跳楼身亡,但仅以自杀结案,更有不敢出面的被害人,被押到日本乡下强迫卖淫还债,“那是把人关起来卖(淫),但利滚利,那些债一辈子都还不完!”

 

台湾酒店小姐KIKI,去年无力偿还高利贷,从新宿的星座馆大楼跳楼自杀身亡

美国作为老牌帝国主义,玩的更文质彬彬一些。一方面政府允许你扩大打击面,对超过10%的劳动力搞准高利贷,法院帮人拍卖资产的效率也很高。另一方面,既然有那么多人为了还高利贷而挣扎,就没必要用人来替代核电站的机器人了。

2/3美国人拿不出一千美元应急:高利贷成社会刚需:

发薪日贷款是短期小额贷款的一个俗称,它几乎不需要借款人提供个人经济状况的背景保障;它也不是当铺,也就不需要贵重抵押品,利率也特别高。有这个俗称,是因为它的关键技术是,借款人需要证明自己有工作,出示工资单,有一个工资账户,他的工作单位会按期打入薪水。然后,贷出机构会要求借款人写一张支票,生效期是例如两周或一个月后的那个还款日,未来的薪水就是他的抵押品。到了发薪日那天,假如借款人不来还钱,贷出者就直接从借款人的薪水账户兑现那张支票。

 

谷歌关于发薪日贷款产品广告的说明

发薪日贷款在美国的二十九个州是合法的,有九个州是严格限制下的合法,其余十四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是非法的。合法的州也有利率限制,一般规定有百分之三十六至百分之四十的标准。谷歌划出的线,是凡年利率超过百分之三十六的贷款,今后就不得进入他们的搜索。谷歌的决定只是出于一个道德理由。现在年利率甚至有百分之三百到百分之四百五十的。

根据皮尤中心的数据,美国现在有一千二百万名这样的短期借款人,是百分之四的美国人口。实际上,这是一个几乎刚性的需求。假如不是刚性需求,谁都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利率不说别的,借债人别提有多亏。从现在的情况分析,借债人年平均借贷高达八次,每次平均借贷三百七十五美元,付息五百二十美元。

 

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网站主页

根据研究这个专题的乔治亚大学法学教授迈尔莎-巴拉达伦的数字,整个行业涉及金额高达每年八百九十亿美元。它背后的现实是,根据2013年统计,有九百五十万的美国屋主,没有传统的银行账号。正如巴拉达伦教授的研究专著指出的那样,短期信贷,这是“美国另一半的银行”,对很多人是一个陷阱,但是,也有很多人必须依赖它来度过财务危机。这样的例子也举不胜举。它毕竟在一般银行对你转过脸去、你陷于绝境的时候,给了一条出路。依靠这条路走出来的人,也很多。

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3倍,美国1200万人的月工资基本交给高利贷,换到中国,就是5000万劳动力,8000万人口只能留下最低限度的生活费,全部精力用来给高利贷主打工。有这么大的吸血面,美国债主对个例就“宽容”一些,允许个人破产,放弃一切信用从头来过。换句话说,如果你承诺放弃阶层上升的希望(离开银行你还想上升?),美国高利贷主可以让你洗白一次,过几年再重新加入还高利贷的行列。在知乎这种崇拜阶层上升的文化群体看来,这无异于自杀吧……

美国破产老人无钱买药 枪杀病重妻子后自首:

报道说,住在圣路西县的黑格(William J. Hager)在16日午后报警,称自己当日早上枪杀了78岁妻子卡洛琳。他供称,他在杀妻后到厨房喝了一杯咖啡,然后致电女儿们解释,最后才报警。他说:“我想早点给你们打电话道歉,我想先告诉孩子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称,自己不忍心让妻子受苦,几天前已有杀妻念头,妻子过往也曾向他流露死意,但从未求他下手。当地传媒报道,黑格夫妇在2011年已申请破产,卡洛琳在最近15年受严重关节炎等多种病痛折磨。

韩国的情况集美日两家之长,在覆盖面广的同时,也不放过对个别“坏规矩”债务人的榨取。

韩国高利贷“零利息”逼死人命:

2007年,韩国高利贷题材电视剧《钱的战争》很火爆,仅播出6集就取得超过30%的高收视率。改编自同名漫画的《钱的战争》取材于真实的社会背景:在韩国5000多万人口中有10%的人信用不良,10人中就有1人负债超过2000万韩元(约16万元人民币)。该剧描述为了报复,甘愿变成“钱奴”的男人,和认为钱比爱情更重要的女人的悲情故事。主人公金纳罗的父亲因借高利贷被逼自杀,母亲也因此去世。后来,金纳罗本人也变成了一个残酷无情的放债者。该剧将金钱改变人性的残酷现实摆在观众面前,一反韩剧以往的时尚和温情脉脉,如男主角去讨债时,将从人的尸体上取下的戒指含在嘴里,而不觉得可耻。

……他们通常设定一个时限,用低息甚至无息让人借贷,一旦超过期限,麻烦就来了,无论人在何时在何地,都有可能被追债者盯着,吃饭、睡觉、上班等一切活动,他们都不放过,时刻逼迫你还债。到了无力偿还的时候,他们就逼迫你签器官捐赠书,心脏、视网膜、肾、肝,甚至子宫都不放过。

韩国约有17000家注册借贷公司,加上没有注册的,数量超过45000家;韩国借贷市场约有30万亿至40万亿韩元,借贷者有300万至400万人,平均每人借贷960万韩元(约6.46万元人民币)。

放高利贷者很容易得到高额利润。注册的放贷者可以合法地最高收取贷款人66%的年利率,而未注册的最高可收取40%。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韩国借高利贷者通常要还高达200%的年利息。

韩国魔鬼般的高利贷,要求欠债人卖淫:

今年1月,仁川黑社会组织A某(51岁)为逼B女(24岁)还债,强制将其送入卖淫场所工作。B某逃出后,他又找到家里威胁称“将把她卖淫的事实告诉其家人”,强迫她签下了2450万韩元的现金收据。

在江原道原州,曾做过黑*社会组织成员的高利贷者被发现涉嫌以最高年利息927%的条件向71名计程车司机贷出1亿3000万韩元。特别是,无时无刻都在遭到威胁恐吓的计程车司机C某最近被发现死在了即将结婚的儿子家中。

这种博采众家之长的国家,当然会吸引外资来玩:

由于资金雄厚,日本的投资公司如今成了韩国借贷市场的主力。2006年,日本24家放债公司的8家一共获得了1808亿韩元利润,比渣打银行韩国分行净利润还要多,后者为1546亿韩元。在韩国的日本放债者通常做二手买卖,先向日本的放债者以14%至19%的年息借钱,然后以120%至150%的年息到韩国放高利贷,就算挣差价也利润丰厚。

总之,我再重复一遍,资本就是要用钱生钱,而高利贷就是钱生钱的最佳途径。迄今为止,没有哪个资本主义能和高利贷切割,没有哪家高利贷公司不吸血,最道貌岸然的资本主义也一样:

社交借贷平台大热 英国大主教向高利贷“宣战”

私人贷款市场近日成为西方媒体热话,可说拜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韦尔比(Justin Welby)所赐。他在接受Total Politics杂志访问时扬言,将成立一个由非牟利储蓄合作社组成的网络,向以Wonga为首的发薪日贷款商宣战,通过公平竞争,把高利贷杀个片甲不留。换句话说,圣公会立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明刀明枪跟发薪日贷款机构一决雌雄,不会借助立法等非市场手段,令“吸血鬼”从地平线上消失。

 

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韦尔比(Justin Welby)向高利贷宣战

有趣的是,大主教言犹在耳,圣公会便被发现“其身不正”,旗下退休基金(总资产50亿英镑),逾100万英镑投资于Wonga最大创投股东之一Accel Partners。

圣公会明文禁止在发薪日贷款商身上投放一分一毫,但事不离实,韦尔比只好硬着头皮证实此事不假。一边信誓旦旦, 把高利贷赶出“主干道”(High Street);一边间接押注最猛“吸血鬼”Wonga,大主教纵非有心,这个跟头,还不栽得到了家?

可是,话得说回来,教会牵头的合作社纵然有意赶绝发薪日贷款商,以其不求利润只为造福社群的宗旨,利息定于具竞争力水平不难(英美发薪日贷款,以一至二周短期借贷为主。借款人承诺在发薪水后马上偿付贷款,到期日若无法本利齐还,可以提出延期。不计手续费,发薪日贷款平均年息高达300至400厘)。然而,若非手紧,一般人怎会轻叩私贷之门?

那么,具体到中国这次的问题,根本原因就是我们还有社会主义法制和人道主义。我们还是不能默许资本家送债务人去核电站、去公开卖淫(德国政府向失业者和破产者推荐卖淫工作),更不允许高利贷深入主要的工薪群体。所以,尽管于欢的家庭也曾经是集资高手,尽管于欢、苏银霞在金融投机行业里也曾经是掠食者,但当他们投机失败,从掠食者变成食物的时候,国家依然不允许那十几个壮汉拖上他们全家去手术室取器官,也不会允许45岁就退休的深潜队高薪雇佣这些债务人。那十几个壮汉只能不停地对他们施加心理压力——直到于欢拿出集资投机的气势,杀出一条血路。

当然,有人说,如果小企业融资容易,于家又何必借高利贷?

这里暂且放下于家玩集资、玩钢贸期货的投机行为不说,就说体制问题,西方国家也没承诺小企业应该和大企业有实际上的平等待遇。金融机构考核小企业的资产、评估风险、控制流程,本身也是必然出现的行业摩擦成本,就是小企业固有的金融成本。否则,大企业怎么能频繁地吞并小企业,怎么能吃尽“创业者”的全部运气?

资本主义规律在此,你既然享用了投机自由,既然想寻找阶级上升的快车道,就得有下地狱的觉悟。否则的话,没有地狱的残酷,哪有天堂的仙乐飘飘?前仆后继的创业者又为什么会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希望在天堂里分一把椅子呢?

其实,高利贷和资本主义精神挂钩,前几年曾经是万众欢呼的理论之一:

某“经济学家”在全国首家金融资产供应链平台“梦金所”的上海成立仪式上发表了题为“金融业所赚的钱是真正的财富创造”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物,不等于财富。完全生产物,不一定是产出财富来。可是由于我们对财富认识的错误,我们国家对金融业的要求是支持实体经济,好像有一个物的生产,金融业才起到作用,我觉得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他举例说,当我们的钱可以放高利贷,也可以放低利贷时,我们自然会选择放高利贷。如果有高利贷不放而放低利贷,这就没有钱尽其用。“可是由于我们国家错误的认识,我们国家不支持高利贷。”他认为,要把高利贷的利息降下来,要钱尽其用,就需要把低利贷的钱调到高利贷的地方去用,高利贷的供给增加,它的价格就会下降。

“我们国家应该对金融业的发展给予大力支持,而不应该把金融业看成是一个没有财富创造,只有财富转移的一个行业。”他说,“希望我们的政府管理者给金融业发展开辟道路。“

“总理认识到金融业的不足,认为我们的金融业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我们金融业的竞争不够,没有公平的竞争,我们私人不能办银行。现在总理提出,要让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而且已经批准几家私人银行。”他补充道。

一批经济学家为高利贷辩护:

C教授:民间高利贷并非全恶——在美国,今天和过去都有“离谱”的高利贷机构,尤其有一种叫“领薪日贷款”公司,更是引发了社会和政客的谩骂。

“领薪日贷款”大致是这样:张三的工资可能月底才发,可是,有时因为意外开支或买大件,到月中就青黄不接了,怎么办呢?一种可能是找亲戚朋友借;第二种做法是去银行借,但如果张三的收入或信用记录不好的话,正规金融不会搭理;第三条道路是抢银行或偷盗;第四种办法就是找“领薪日贷款”公司,借钱后,到月底领薪即还。

据统计,美国“领薪日贷款”期限一般在10—15天,贷款金额普遍是300美元,但收费50美元。这种收费折算成年利率,相当于400%以上的年利率,当然是高利贷。

芝加哥大学的学者研究指出:在一个加州社区受自然灾害冲击后,其房屋按揭贷款的破产率会上升72%,但是如果社区内有“领薪日贷款”等高利贷服务,住房按揭贷款破产率会少增一半,只比平时增加36%左右,每千户人家要少1.22户人家申请住房贷款破产;另外,一般社区的偷盗率会上升13%,差不多每百户人家多有一户被偷,可是,如果该社区有“领薪日贷款”金融服务,那么,偷盗发生率要少增30%,每千户人家中要少3户被偷盗!再者,虽然自然灾害会增加社区的发病率、死亡率、吸毒酗酒率,但有“领薪日贷款”服务的社区,这些比率的增幅都更小。高利贷提升了社区应对风险、应对意外事件的能力。

X教授:我不认为高利贷非法——我不认为高利贷是非法的。我不认为你大银行放贷就是合法的,我放贷就是非法的,哪怕我的利率高也不是。我很想合法吸储、我很想合法集资,但是为我集资的法现在还不存在。给我一个法好不好,我请你给我一个法,我不愿意非法做事,我愿意合法做事,但是这样的法现在不存在。这是法律的空白,不是我违法,搞改革就要有这种态度,别跟我说什么非法合法,如果实在要跟我较真讲非法合法,你尽快给我出个法。

Z分析师:为高利贷平反昭雪——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在实践中,大家容易忘记。我认为,政府关心三农和微小企业的最好办法是让他们获得资金上的平等待遇。当然,高利贷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平等。但是没有高利贷,他们离平等更加遥远,他们的境况更加悲惨。

“直到去年, 我本人对高利贷也有严重的偏见。可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决定云游四方,做点研究。我很快就爱上了这个行业。华尔街日报的故事是这样的。某个星期五的傍晚,一个小伙子走进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营业所,他掏出身份证,很快获得了80美元的贷款。那天是他女友的生日,他想买一束花,并且请他的女友出去吃晚饭。

不一会儿, 他就哼着小调儿,消逝在浪漫的落日余辉里。下周一,他领了工资,便把100美元 (含20美元利息) 转给了债主。三天时间,债主的利息率高达25%,年化的利率高达百分之几千,但是那个美国小伙子没有抱怨。”

嗯,这些理论提出的时候,没见人反驳,还有人骂政府管制。他们夸奖美国“发薪日贷款”的时候,不见人顶嘴。甚至无数的创业者认为这正是自己冒风险博未来的希望所在。现在餐前甜点上完了,你擦擦嘴上的红糖糌粑,说下一道主菜为什么这么辣,我不能付钱,老板当然要提着刀冲出来了——你又不是到现在才知道这是川菜馆子!你进门前早就知道这是黑店!

眼下是高利贷磨牙吮血,等到基准利率上升,房价出现波动,银行上门收房还要让你继续还贷的时候,“正常”的房贷也一样会让你欲仙欲死。美国次贷危机,香港楼花爆炸的时候各位看的开心,自己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也得同样担上这份因果。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会觉得我只会在屏幕后面说风凉话,笑别人羡慕贼吃肉,受不了贼挨打。然而……谁规定我们人类,我们中国人就必须当“贼”的?

 

山东辱母杀人案,个人体会:

1没人逼着借款人去借款

2月10比上海的空放20-30客气很多了

3借款人有非法吸储嫌疑,当她跑路了,就是出借人哭着上访了。

4死者该死,催收专业度缺失,当他把生殖器拔出来的一瞬间就注定,不是今天死,下次也会死。

5催收是个专业的活,不是体型大就能干好的。西北人精瘦,但秦灭齐燕赵出大汉的地方。楚霸王800江东子弟横扫寰宇。小日本140-160的身高,把我们东北大汉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不同的场景背景下强弱会转换,杀人恶性刑事犯罪的罪犯的身高大比列不是很高。如何控制现场,比刑警控制犯罪嫌疑人的现场都要专业谨慎。催收的使命是要钱,不是要气,要面子,要尊严

汽车抵押贷款 房产抵押贷款 汽车分期

股票开户 股票质押

http://www.linhaihui.com

1502-1467-584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在线客服
  • 15021467584